今天是:
  • 新聞聯播 | 部門動態 | 鄉鎮快訊 | 領導之窗 | 每週一星 | 視聽虞城 | 學習園地 | 脱貧攻堅 | 外媒報道 | 工作專題
  • 政府文件 | 服務大廳 | 公示公告 | 鄉鎮網站 | 部門網站 | 名企展播 | 攝影長廊 | 書壇畫苑| 文學天地 |文化長廊
  • 您當前位置:虞城網—中共虞城縣委 虞城縣人民政府唯一官網 >> 文化長廊 >> 瀏覽文章

    中國廉政文化歷史故事 | “不惑”“不怕”楊叔節(六)

    時間:2020年11月20日信息來源:本站原創 點擊:次  字體:


    楊秉(92—165),字叔節,弘農華陰(今陝西華陰東)人,東漢良吏。

    楊秉的父親就是“天知,神知,我知,子知”的“四知太守”東漢廉臣楊震。有父如此,其子如何呢?

    據《後漢書·楊秉傳》:“秉性不飲酒,又早喪夫人,遂不復娶,所在以淳自稱。嘗從容言曰:‘我有三不惑:酒、色、財也。’”“三不惑”中,尤以面對金錢的“不惑”更為世人所景仰。楊秉一生宦海沉浮,職務頻繁變換,一個職務與另一個職務之間往往出現空隙。因此,楊秉在計算俸祿時總是“錙銖必較”,扳着指頭按任職天數細算,多餘的俸祿一文不取。即使楊秉免官閒居,生活捉襟見肘陷入窘境之時,甚至舉家“並日而食”(也就是兩三天才能吃上一頓飯),困窮至此,也不肯接受別人的饋贈。他以前的一個部屬攜百萬錢相送,楊秉擺擺手,閉門拒受。

    這樣的兒子,堪為父親的驕傲。

    除“三不惑”之外,楊秉的“兩不怕”,同樣令人敬佩。

    一是不怕觸怒皇帝。

    楊秉一次又一次地在朝堂之上犯顏直諫,與桓帝鬧得“臉紅脖子粗”,因此多次被罷免。漢桓帝延熹三年(160年),白馬令李雲因上疏直諫,惹得桓帝雷霆震怒,下令將李雲處死。楊秉與幾位骨鯁之臣毅然站出來為李雲鳴不平,結果不但沒能挽救李雲的性命,楊秉也因而再一次被罷官。這年冬天,楊秉又被起用任命為河南尹。上任不久,他又因為奏請嚴查中常侍單超的弟弟單匡賄賂謀殺案而觸怒了桓帝。這一回不僅被罷了官,還被遣送左校服苦役。

    如果説被皇帝罷官是一種被動和無奈,而主動辭官則是無畏無懼的極致。

    桓帝經常微服出行,楊秉上疏苦諫:皇帝貴為天子,不能隨隨便便外出,不然就混淆了尊卑等級,搞亂了君臣次序。萬一發生意外,對不起先帝,也來不及後悔。

    奏疏遞上去,結果是“帝不納”。楊秉也沒含糊,隨即“以病乞退”。不納忠言,恕不奉陪!這就是楊秉。

    二是不怕得罪宦黨。

    漢桓帝延熹二年(159年),多年臨朝稱制的梁太后病死,15歲登基的桓帝此時已28歲,他再也無法繼續容忍“跋扈將軍”梁冀一手遮天為所欲為,於是聯合中常侍單超、具瑗等人,率羽林軍千餘人將梁府團團圍住,一舉誅滅梁氏外戚集團。

    按下葫蘆浮起瓢。外戚的勢力打下去了,宦官的勢力隨之熾烈起來。五位宦官因剿滅梁冀有功,同日受封侯爵,時稱“五侯並封”,他們勾結在一起,黨羽佈滿天下,仗勢弄權,獨擅朝政,比外戚更加腐敗,東漢王朝政治陷入了更加荒唐和衰頹的深淵。

    延熹五年(162年)冬,楊秉遷任太尉,與司空周景聯合上疏:“縱觀朝廷內外大大小小的官吏,大多都不能勝任,因為近來徵召的入仕者,都沒有經過考核,致使到處盜賊蜂起,禍亂不斷,百姓怨恨。按照國家的制度規定,宦官的子弟不能居官掌權,而如今宦官們的遠親近戚三朋四友充盈官府的各個部門,其中有的人年輕平庸,無德無才,但卻把持着太守、縣宰的職位,天下人憂懼切齒。誠望皇上遵用舊章,斥退貪婪殘暴的官吏,重振朝綱,不使天下人失望。”

    桓帝准奏。於是,楊秉逐條參奏匈奴中郎將燕瑗、青州刺史羊亮、遼東太守孫喧等50餘人,或判處死刑,或就地免官,天下人莫不對楊秉肅然起敬。

    益州刺史侯參仗着哥哥中常侍侯覽的權勢,恣意橫行,無人敢惹。楊秉憤然劾奏,桓帝下令召侯參問罪,侯參在押解途中畏罪自殺。楊秉又上疏彈劾中常侍侯覽和具瑗,桓帝大為不滿,但鑑於各方壓力和楊秉的懇切與虔誠,還是很不情願地免了侯覽的官,削減了具瑗的封地。

    楊秉的“三不惑”和“兩不怕”證明:自古利門洞開,則義路自閉;酒門洞開,則崇德守則之路自閉;色門洞開,則為善進取之路自閉;自私利己之門洞開,則豁達忠勇之路自閉;阿諛諂媚之門洞開,則浩然剛正之路自閉。捧讀古書,楊秉蔑視權貴、敢作敢為、為蒼生社稷奮然搏擊的場景歷歷在目,正是“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的大丈夫所為。


    文章熱詞:
    延伸閲讀:
    網友評論
    領導會客廳
    • 縣委書記 朱東亞
    • 縣長 白超
    書記駐鄉走基層